东野圭吾《幻夜》的读书笔记范文

“我们只能走夜路。即便四周像白昼一样明亮,那也只是虚拟的白昼。对此我们只能放弃。” 在没有读《白夜行》的情况下读了这本所谓的“姊妹篇”,我不敢说这本说让我有多满意,却激发了我一定要去读《白夜行》的欲望。 “幻夜”是女主人公新海美冬向男主人公水原雅也许
阅读技巧Ctrl+D 收藏本篇文章

  “我们只能走夜路。即便四周像白昼一样明亮,那也只是虚拟的白昼。对此我们只能放弃。”

  在没有读《白夜行》的情况下读了这本所谓的“姊妹篇”,我不敢说这本说让我有多满意,却激发了我一定要去读《白夜行》的欲望。

  “幻夜”是女主人公新海美冬向男主人公水原雅也许诺的幸福,是让雅也一步一步出卖自己灵魂,犯下一桩桩惨案的原动力与目标。不幸的是,连这片雅也妄图逃脱的黑暗也全是由谎言与恶编制而成。不光是雅也,滨中、青江、隆治等人,或是行为不端,或是渴望金钱,或是垂涎美色——那自然是恶。但那些恶的欲念全部都被撕碎、揉捏、再造,成为了美冬玩弄操控他人的保证,那是最血淋淋的恶。

  用东野圭吾自己的话来说“从作恶的欲念开始,到作恶的欲念结束。”

  加藤再次体会到时间确实在流逝,人的内心也在变化。而且,有些必须变化,否则人将无法生存下去。

  这句话也许不那么起眼,但它却引起了我的思考:如果雅也希望摆脱自己的傀儡生活,他应该什么时候开始改变呢?制造毒气装置?杀害曾我?还是诱惑赖江的时候?

  换做以前的我,一定会回答“一开始”;一开始没有想过利用地震,自然不会有把柄,这不就挣脱了幻夜的束缚了吗?

  或许这本书的表达带着夸张,但它的确透露出一个不幸的事实:

  “恶无处不在”

  东野圭吾解剖了所有人,他试图告诉我们:“这里只有恶。”

  好色演化成了尾随和偷窥,贪欲则演变成了唯命是从和不择手段。从雅也遭遇地震的那一刻起,他生活的希望已经连同城市化作了废墟,他不知道,也不曾想过,“生存”这两个字也慢慢吞噬了自己的灵魂,而生存本身绝不全然是恶。书中大概是从他默许美冬没有免费送出煤油开始,他的“生存”开始了变质。但在地震和经济衰退的双重挤压下,他的恶早已长出了枝叶,最终变为一棵遮蔽天空,盘根而据的恶之树。

  但我现在依然有着答案,尽管它被东野圭吾打了一个大大的叉。

  那就是遇见有子时。

  我不敢说有子代表着希望,但她代表着一种力量——不同于美冬的蛊惑人心的力量,是挣脱“幻夜”的力量。

  当雅也开始渴望与有子平静幸福的生活时,他已然想着与恶告别。虽然他仍是毅然决然地走向美冬为他安排的坟墓,但他已经开始领悟到自己要摆脱什么——借用美冬的话说,是一个又一个隧道:女人可以从隧道走出变得漂亮,男人可以从隧道走出找到漂亮的女人——这自然只是一部分,人们还可以找到金钱,找到自尊心,找到自己的所有的欲望。

  而所有这些欲望汇聚而成的列车,永远无法抵达隧道的尽头。

  雅也为美冬一再堕落自己,犯下罪行,他也目睹经历了形形色色人的罪恶,他已经醒悟到这样的生活没有尽头,不存在美冬许诺的幸福。

  他所渴望的幸福正是两人相知相惜的生活,用开头的话说,明亮的生活。

  故事中雅也没有下定决心,踩下刹车,而是驶向无尽的黑暗,但有子让他体验到了“真实的白昼”。

  周浩晖有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:

  “拥有广阔退路的人总是显得很高尚。”

  我不敢轻易说自己同意或反对这句话,就如同下面这句:

  “身陷困境的人不一定显得肮脏卑劣。”

  我相信有子是一个动机,在这个迷失理智的夜晚中,让雅也有所选择。并非是选择有子,而是选择救赎自己,追求自己向往的生活,而不是做一个提线木偶肮脏地苟活。但这毕竟是我的想法,一个被东野圭吾亲自撕碎的想法。对于我这样一个尚且不知生活深浅的人,张口闭口救赎理想,大概也是囿于自己的“幻夜”之中吧。

  明天会开始看《白夜行》,我还是希冀着,能在这本书的黑夜中看到光亮。

  “我们只能走夜路。即便四周像白昼一样明亮,那也只是虚拟的白昼。对此我们只能放弃。”

转载请注明来源。原文地址:http://www.lislepolice.com/20190506/8170587.html   

东野圭吾《幻夜》的读书笔记范文相关推荐


联系方式
微信号 xzlunwen
热点论文